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7章 流不出眼泪

发布:2018/4/9 15:41:51

加入书架

“小姐?”丫头伏在床边轻声地探问,声音沙哑里抖落一丝担忧。

小姐翻了个身,细细地,略显稚嫩的声音说道:“我没事。”

丫头无声地点点头。

小姐一直是这样,磕得脑袋破洞都说没事。

默了会儿,小姐似乎想起什么,又添了句:“会没事的。”

然而闭上眼,脑中一片片快速闪过的,却是身为姜璃时的片段。

她忍着腹痛送齐唯毅上马车,当时更深露重,街巷空寂无人。马车得得得地离去,消失在层层雾霭之中。绿竹劝她回去,她站了一会儿就倒了。

再后来,她便一直处在恍恍惚惚当中。

绿竹说,小丫头在熬药,她喝了药就好了。

她还说,英娘怀孕了。

她说的是“那小狐狸精,她有身孕了”,而不是“那小狐狸精,她也有身孕了”……这说明什么?

她张开眼睛,木然看着帐子,双手轻轻覆到小腹。

这说明——她的孩子没了。

她跟齐唯毅的孩子,没了。

干涩的眼角流不出眼泪,她不懂为什么没有眼泪。明明没了孩子是一件十分悲伤的事情,但她心里却并没有觉得很伤心。

齐唯毅趴在床边的时候,并没有听到他提及孩子的任何一个字,只向她叙述了顺宗驾崩之后的种种事宜。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是怕她伤心难过?还是其实他心里,也跟她一样,并不是那么难过。

她睫毛蓦然一动:“备车,我要出门。”

“小姐!”丫头骇然。

小姐却像没有听到她的惊呼,赤脚下床了。一把抓起屏风架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边穿边往妆台走去,催促丫头替她梳头。

丫头拿起鞋追着她跑:“小姐,您可不能再出去了……”

小姐的衣服穿到一半,愣在妆台前。

丫头不明就里,以为她想通了:“这次夫人把您身边的丫头们都责罚了一遍,连绿锦都卖掉了……小姐,您暂时先听夫人的话吧,不要再出去了。”她哀求道,生怕说得不严重,小姐还是一意孤行。

“菡萏……你叫菡萏对吗?”小姐扭过头问道,黑洞洞的眼睛此时仿佛有了一层水茫茫的灵气。

她的脑海里有这样两个供她随意驱使的名字,一个叫菡萏,另一个便是刚才丫头口中的绿锦。既然绿锦被卖掉了,那么留下的这个必然就是菡萏了。

小姐真的不是脑子不好使,而是她从未将身边的这些人放进心里。她不大,小小年纪的她不知道整日都在想什么,憧憬什么,都是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东西。她就连自己丫头的脸,都没有正正经经记住过。

她总是想着今天那个姐姐惹恼她了,她要想法子惹回去。明天来个妹妹比她长得好看,她就要把她比下去。

可笑的孩子。有工夫瞎比较,却没工夫对身边的人用点心思。

菡萏被小姐这么一叫,一时间有点茫然:“小姐?您……是在叫奴婢?”

“把铜镜拿过来。”小姐指着就在眼前的镜子。昏黄泛光的镜面,扭曲地映着她的容颜。这张脸,她并不陌生。

但也谈不上熟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