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八章 你居然装晕骗人!

发布:2018/3/12 14:15:20

加入书架

等到颜岿和颜秋从天香楼回来的时候,颜岿带着颜秋出门用膳的事情已经在整个颜府传遍了。

和颜岿分开,回院子的时候,颜秋明显感觉到周遭下人对自己的态度变了。

以前对自己都是爱理不理,一点恭敬都没有,现在都毕恭毕敬的行礼,唤一声“大小姐”,这可是府中其他几位小姐才有的待遇呢!

果然,人都是趋利避害,趋炎附势的。看她不得势就可劲儿的踩,看她得势了就又拼命的巴结,恨不得她忘了以前的那些事,也恨不得她能记住他们,给他们好处。

回到院子里,院子里已经摆满了用紫金楠木制成的全套家具,旁边更是站着好几个粗壮的婆子,还有锦嬷嬷。

“锦嬷嬷,这是……”颜秋看了眼家具,走到锦嬷嬷的面前。

“老夫人说大小姐长大了,可以用这些了。”锦嬷嬷笑着说道,话中有话,

长大了?是说她今天下午的表现让她很满意吧?

颜秋好笑的看了这些家具一眼,笑道:“多谢祖母赏赐。”

锦嬷嬷点了点头,又道:“老夫人还说了,夫人贵人事多,容易忘事,有事可以到南鹤园找她……”

这是在让她表明立场吗?

颜秋点头笑道:“我知道了,若是有事,一定会不怕麻烦的打扰祖母的。”

得到答案的锦嬷嬷指挥着众多粗壮嬷嬷把旧家具搬出来,把新的家具搬了进去,又从几个箱子里取出了一堆的瓶瓶罐罐,一一摆放在多宝架上。

忙活了好一会儿,才把家具替换完,锦嬷嬷朝着颜秋行了礼,带着扛着旧家具的粗壮嬷嬷离开了秋棠阁。

目送她们离开,颜秋才转身进了屋,迎春和惜秋对视一眼,皆轻哼一声撇过头,一左一右跟了上去。

屋里焕然一新,清新的味道让颜秋眉笑眼开。

来了这么多日了,这全新的环境倒也不辜负她的艰难险阻。

“这屋里,真是漂亮极了。”迎春笑着上前恭贺,“恭喜小姐。”

“恭喜小姐。”惜春也赶忙上前来道喜。

颜秋奇怪的看了她们一眼,问道:“何喜之有?”

两个丫环顿时一噎,方才她们分明看到颜秋脸上有一丝喜意,难道是她们会错意了?

“你们都出去吧!”颜秋看了二人一眼,挥了挥手。

迎春瞪了惜秋一眼,如果不是这个跟屁虫,她也许已经从小姐的手中讨到了赏赐。

老夫人晚上送过来的可不只是这些全新又金贵的家具,还有一大盒子的首饰盒和好几匹江南一年产不到两百匹的彩云锦,她们这些做丫环的没有一个不想要的。

颜秋漫步走到梳妆台前,还没来得及坐下,便突然脖子一凉,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别动,否则……”

低沉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话里话外都是威胁,颜秋气得咬牙切齿。

她这是走的什么霉运?刚刚才觉得能过点好日子了,就被人挟持了?这是要闹哪样?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了?

余光瞥见匪徒脚下的一滩血迹,颜秋只觉得头上一排黑线。

都快死了,还想杀人灭口?就不怕自己先咽气了?

“喂,提醒你一句,就你这流血的速度,我敢担保,再过一分钟你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休克……”

“休克……是什么?”那人声音弱了许多,“你是医婆?”

婆你大爷!

颜秋简直想呵呵他一脸,她这么年轻貌美的,哪里称得上一个“婆”字了?哼!

“怎么不说话?到底是不是?”男人有些着急。

颜秋笑而不语,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十,九,八……三,二,一,倒!

男人的身体往后倾倒,手软了下来,垂在了身体两侧。

颜秋费劲了力气才将男人接住,没让他弄出半点声响。要是引起了门口那两个丫鬟的注意,那她就真的被捉到私藏男人的罪证了。

小心翼翼的把男人移到床上去,颜秋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弯腰下去检查男人的伤口,不由得低咒一声。

伤口在大腿根处,虽然不致命,也没有伤到动脉,但伤口太长,太深,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失血过多,必须马上缝合。

颜秋深呼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撕开了伤口处的裤子,露出了伤口。

从绣篮中取出一根银针,在火中烤得发红,才放在干净的妥当处,又取出白色丝线和布条,反复用热水烫过几次后,才取出来放在一边备用。

线过针眼,颜秋眨也不眨的缝起了伤口。

以往在丛林中作战的时候,也会经常受伤,缝合伤口几乎是每个特战队员必备的生活技能,有时候甚至要自己动手取出子弹。

当时的艰苦练就了颜秋能面不改色,飞快缝好伤口的技能,虽然缝好后的形状……难以言表,但至少确实是止血了,确实是救了自己一命。

正是因为这种不讲究,她缝合的速度提高了,美观度却直线下降。

缝好了伤口,颜秋把一些止血的药倒在了伤口处,用消过毒的布条仔细包扎好伤口,目光有些紧张的盯着伤口。

约摸一刻钟的时间,见没有血渗出来,颜秋这才松了口气,这人算是暂时保住了半条命,能不能保住性命,就要看他自己的毅力了。

如果挺过来,那就算是彻底保住了性命。

擦了擦脸上的汗,颜秋拿着针往绣篮方向走,刚走出一步,就被人拉住了裙角。

“去哪里?”男人的眼睛分明是睁开着的,清明透亮,半点没有昏迷刚醒的迷蒙。

“你醒了?不对,你根本就没晕!”颜秋猛地倒退了一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卧槽!你居然假晕骗人!”

她竟然连个装晕的人都分辨不出来了,这段时间果然松懈了,我去!

许是被颜秋的反应逗乐了,男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不这样,你能救我?”

“腹黑!”颜秋哼了声,弯腰拍掉他的手,“放心,我很小心的,没有让你断子绝孙!”

这人,明明差点就死了,还能在那么紧要的关头算计她,真是可怕!

像这种人,还是远离的好,免得哪一日被骗去卖了,还乐呵呵的帮他数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