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1章 一地鸡毛

发布:2020/7/21 11:04:42

加入书架

上午十时许,正是京州市内各大三甲医院就诊的人流高峰。此刻的汉东大学附属医院内却堆满了花圈,措辞激烈的讨伐横幅和黑绸装裱的遗照横桓在医院大门入口,严重挤占了走道,让前来就诊的患者不得不掩面收腹侧身前行,亦或是临时调转初衷,改选别家。

“扯淡!一个胆囊手术也能死人?你们怎么搞的!”

戴着金丝边眼镜的院长,一改往日的谦和儒雅,指着大外科主任的鼻子怒言相向。

“院长,说来话长……”

大外科主任下意识地抬起手背,擦拭着被病患家属掌掴青紫的唇角,满面的艰涩委屈。

“不要说了!等院庆结束,再找你们算账!”院长闻言狠瞪了大外科主任一眼,怒不可遏地道。

“不用等了,这是我的辞职信,您签个字吧。”

大外科主任将口袋里揉成一团的纸笺缓缓地展开摊平,递了上去。

“好,我同意!”

院长接过信,直接撕成碎片,大步流星地下了楼。

才从三楼走到行政楼的一楼大厅,医患调解办主任便追了上来,拦住了焦头烂额的院长。

“院长,病人家属索赔一百万!不然不撤花圈遗像!纸钱烧得整个医院乌烟瘴气,严重影响就诊秩序!保卫科已经报案,不过派出所还没有出警,您发个话吧……”

“院长,这是医院五十八个主管护师的离职申请,这是急诊科十个住院医师的离职申请,户籍多是本地土著,还有少量来自周边的安徽苏北……”

医患调解办的事情还没出解决方案,人力资源部主任也奔过来搅局。

“我都同意!现在就签!不过,得等院庆结束,再公布!”

院长的表情出奇地平静,在一楼的接待台面上笔走龙蛇地签完,直奔院庆礼堂。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庆贺的火红旌旗迎风招展。

红底金黄的宋体字,在五月的艳阳下金光璀璨。

仿佛在昭示着医者们的赤诚胸怀,与医院的金色未来。

“热烈庆祝汉东大学附属医院建院75周年,欢迎各位领导专家校友回院莅临指导。”

才进了礼堂,一众医护人员就将他团团围住。

放眼望去,远不止先前那五六十个,还有年纪不轻的副高级医生也来凑热闹。

“院长,平时也难得见到您,我们申请辞职!”

“为什么?”

“我为医院服务了快30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可工资奖金始终不见涨。年轻人的上升通道更是不用提了,压得死死的,甚至最低的低保奖金只有400块!这可是三甲医院,不是江湖诊所!这可是2010!不是1990!还有,我这样一个近50岁的医院老杆子,还租着房,说出去真嫌丢人!”

“周副主任说得对!我也工作了十多年,除了待遇低之外,更重要的是没地位。虽说入院时是大专,但经过多年努力,我已经在职博士毕业,现今还是合同制!这,这像话吗?”

“……”

院长确有些应接不暇。

待遇问题找他,或许是对的。

但编制问题长期受到汉东大学的管理,苛责他,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坐在主席位的汉东大学书记,忍不住向他投来一丝同情的目光。

今天,校长去教育部谈技术孵化,书记代劳参加庆祝大会。

没想到,这庆贺会鲜有喜庆,更像是一场批斗会。

“一百万就算了?哪里那么便宜!一条鲜活的人命呢……”

听到吵嚷声袭来,院长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被推搡着向前移动。

这时,脑海里不停地浮现着夫人曾经告诫他的话来:“唉,做什么院长啊!弄不好,都要被架在烧烤架上烟熏火燎,安安稳稳做个医生,有哪里不好呢?”

当初的逆耳箴言,如今真是来得睿智来得前瞻。

然而,事已至此,最不能推卸现状的人就是他这院长了!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就像刘慈欣笔下那颗被放逐的流浪地球,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滴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硬是没让它滚落下来。

用力地挤压着。

压红了眼眶。

压到它蒸发。

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睛。

这时,他看到宣传科长扶着身穿旧军装的耄耋老人,走上了发言席。

刘,刘解放?!

院长瞬时认出了这个相貌清瘦却精神矍铄的老者。

三年前,老者儿子与他竞争院长。

今天,这老头过来,不会倚老卖老,出他的洋相吧?

站在台下的院长面露惊鸿,像是一只突围不了藩篱的鸟雀。

“静一静!求大家给我这个九十岁老头一点面子。按照院史来讲,院长还算是我学生,大家可以将针对他的恩怨来针对我!他已经做得非常出色,很多问题不是他的原因!汉东大学附属医院能走到今天,用你们年轻人时髦的话说叫‘戴着脚镣的舞者’,要跳得欢畅跳得优雅,谈何容易!汉东大学的前身曾是一所雄冠亚洲的百年高校,这么多年沦落到了何等地步?医院作为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千疮百孔的现状,与母体应该不无关系吧……”

听闻他中气十足的说辞,院长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出乎意料的不是弹劾他,甚至还在为他辩白,其中对于汉东大学的批评毫不掩饰。

现场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这样胆大妄为口无遮拦吧,可老头子似乎没什么不敢说。

“当年,我们工作的时候,评职称还不兴SCI论文那一套。不过,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讲究科学、适者生存、用数据说话,挺好的!来之前,我可是特别考证过,你们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溜掉!刘,刘汉东在吗?”

“在!”

“1990年生,汉东医科大学毕业。临床医学本科,医学学士,急诊科住院医师。”

“这……”

“没说错的话,你爷爷叫刘北平!1949年4月24号凌晨3点的样子,我给他做过脾脏摘除和肋骨手术。你们家当时被炸了,一家子都埋在废墟里……”

“啊!这……”

“……”

礼堂外,悉悉索索。

让静得鸦雀无声的会堂,突然多了几分不和谐。

“你们一帮‘白狼’忆苦思甜,管我们屁事!快点赔钱,我们好去打理后事。”

尖刻刺耳的话语,汹涌着袭向了主席台。

“后面几个闹事的!我明确告诉你们,职业医闹是违法的!领头的那个,朱海伟,你舅舅陈不凡,是当年敌控区一个菩萨心肠的药铺郎中。1943年不巧腿被鬼子的地雷炸了,实在保不住就在咱们医院做了截肢,才算捡回了一条命。唉!你舅舅的脸啊,都让你给丢尽嘞……

“呃……”

还没等耄耋老者继续说下去,躲在后面嚷着要赔钱的人群,立即识趣地遣散了。

“今天,2010年5月18日,是汉东省京州市汉东大学附属医院建院75周年的喜庆日子。没什么好说的,作为一个拥有六十一年党龄的老党员,我刘解放想跟大家聊聊我们汉东大学附属医院的光辉历程!烽火连天的解放前夜,医院前身解放军第84陆军医院的战地军医们正不分昼夜地抢救着炮火中的军民……”

不知何时大外科主任也随着人流进了医院礼堂,除了实地感受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爱国主义政治课之外,更重要的是点燃了一帮老油条们久违的热血激情!点燃了潘西小杆子们的嚎啕感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