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2章 刀圣

发布:2020/1/15 11:29:39

加入书架

看着山贼们离去,焚笙提紧石刀的手臂顿时叶松了下来。

全村所有人都大声欢呼,都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只有村长依旧眉头紧皱。有村民不解,轻声问道:“村长,多亏您我们才能躲过这次劫难,您还在担心什么呢?难不成他们真还敢回来?”村子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都一脸凝重。

村长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道“:还没结束,危机依然存在,大家这几天准备迁徙,山贼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大家全体迁徙。”“村长,我们能迁到哪去呢?山上是大门派们的领土,周围都是茫茫荒原,充满了别的强大村子和无尽的魔兽和山贼,我们这么多老弱病残往哪迁徙才算安全呢!”“道天要亡我清河村吗?”有些老人不禁悲愤的仰天长叹道。

“村在大荒中只能算很小的村落了,以前因为村长的隐忍和每年都交足够的“保护费”才能使村子得以保全,可是现在却。”想到这里焚笙不禁紧紧握紧了拳头,

“要是我能够达到大武师巅峰的话大家也不用迁徙了,村长也不用隐忍和为难了,大家也不用背井离乡了,想到这里,只怪自己没用,我要变强!”大家一下子都激愤起来,“大不了跟他们拼了!要我们离开生活多年的家,我做不到,况且还有村长这个大武师的存在,还有铁匠二牛一些武师,我们难道就没有一拼之力吗村长?”

“这次恐怕挡不住了,听说山贼有三个头目,为首的大当家已经到达大武师中级,而二当家三当家也到大武师初级了,而我才刚突破大武师没多久,铁匠二牛才到武师中级,凭我们三个是万万抵挡不住山贼的冲击的,所以还是迁徙,免得村子遭受劫难,一个村子不能没有新生火种,到时候二牛带领村子里的村民向山上的北斗学院迁徙,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庇护,而我要断后,拦住山贼头目,你们赶紧走!”

“哈哈,走?往哪里走?你们这个村子注定要走向灭亡!”只见山贼头目带着一大队人马向村子疾驰而来。“大牛,铁匠,快,护送村民上山,我来抵住。”村长说着便抽出他那把破旧的长刀,一道金黄色的罡气充斥着整个刀体,“是源力罡气!”焚笙激动地暗道。说着村长就冲进了人群。

长刀挥舞,鲜血挥洒,山贼们的人头在天空中飞舞着。这时山贼大当家的大怒,抽出大刀向村长冲去,山贼们很快的冲向了村民们,铁牛抽出了大斧子,铁匠拿出了他的大铁锤,其他几名村子了的初级武师境的男人们也都冲进了战斗,场面异常激烈,看着几百人强马壮的山贼们,村中的男人们没有退缩,哪怕敌人再强他们也要冲上去,因为身后就是他们的亲人孩子。

一大群武者巅峰的男人们正组织村民们撤退,宽大的大道上上演着一场场血腥的厮杀,村长,二牛,铁匠他们正苦苦抵挡着山贼头目的攻击,都处于下风。正在这时焚笙身边的邋遢老者动了。“焚笙,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爷爷以后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要学会坚强,知道吗?”

“老不死的,你要干嘛?”幼小的焚笙还没有意识的到爷爷话中的意义,焦急道。“焚笙,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身世和来历吗?你是一个孤儿,我们原来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才来到大荒的,而我曾经是一名武圣,因为仇家的追杀,我元气大伤,才带你逃到了这里,那本朔风刀法其实就是我创的,而我就是刀圣朔风!小笙啊,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爷爷怕以后再也不能照顾你了。”说着将一本刀谱交给焚笙,而后冲天而去向山贼大首领冲去。

“爷爷,不要!”焚笙第一次当面叫邋遢老者爷爷,以前总是叫他老不死,“风老不要,您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您这是拿命在耗啊!”

村长早些年就知道了邋遢老者筋脉重伤不能动武,强行动武只能在消耗命元!”

“哈哈,老夫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也活不长了,用我的生命换全村人的生命值了,老夫刀圣朔风回来了。”说着挥手向山贼头领斩去。“小笙,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朔风刀法。

只见朔风化作一道黑影向盗贼大当家的冲去,他化掌为刀,向大当家挥去。“嘿嘿,老东西,该不会是吓傻了吧,敢用手接我的刀?”说着一脸狰狞的挥刀向朔风砍去。

只见一声脆响,那把坚不可摧的大刀竟然断了!这把刀是精铁打造,还有我的大武师源力罡气加持着,竟然会被一个老者徒手砍断,那得多高的境界才能做到?就怪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他究竟惹了什么可怕的存在,像这样的顶尖高手,动手灭了我们山寨也不是不可能的,顿时心里萌生了退意。“前辈,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老,我这就带着小的们撤出村子,以后永远不再来骚扰了,您看怎么样?”

朔风明白他这样的状态撑不了多久了,得赶快解决他们,也不说话,依然向山贼头目猛攻,山贼大当家的暗骂“:老东西,给你面子你不要,你再厉害我就不信能抵挡住我们三兄弟联手,“老二老三,快来助我!”

说着两个又黑又壮的男子向大当家靠拢,三人联手堪堪抵住了朔风的攻击,但是攻势越加的猛烈,很快便招架不住了,只见三兄弟连声大喊小的们,快过来帮忙。只见几百武者境界的山贼面色狰狞的冲向朔风,他们知道,如果老大死了他们这些小喽喽肯定也逃不掉,索性拼一把。

朔风面对几百人的围攻依然神色不变,很是冷静的挥着手臂,十步杀一人!

他那邋遢的袍子上沾满了鲜血,他的双手双脚仿佛活了一样,总是诡异的从人群中掠过,尽情的收割着那一条条生命,仿佛当年的刀圣又回来了。而焚笙那边却哭成了泪人,几次想冲上去都被二牛拦住了。

他清楚,爷爷这一瞬间的修为使用命源换来的,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力竭倒下。“牛叔,放开我,我要去救爷爷,爷爷现在很危险,让我去!”“胡闹!阿笙,风老这是为了我们才这样做的,你现在回去不是辜负了他对你的期望吗,你现在去只会白白送死。”“啊!”焚笙嘶声长啸,心底充满了担忧悲伤与不舍,却又无能为力。而朔风随着连番厮杀渐渐出现命源不支,他仿佛看到死神在向他招手,渐渐动作慢了下来。

山贼们似乎看出了端倪,大当家脸色狰狞道:“我知道了!这老家伙一定不能长久保持这样,我们只要跟他耗,慢慢就能将他耗死,哈哈哈哈,兄弟们,再加把劲,这老东西嚣张不了多久了,谁要是能取他的头颅,赏500黑铁币,山贼们听说赏这么多也不顾前方的人有多么凶险,因为500黑铁币在一般的强盗眼里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于是冲的更猛了!

“呵呵,现在终于要死了么?当年逃了那么久历经九死一生才得以活了下来,今天终于还是要去了,唉,只是放心不下小笙,他还那么小,让我为村子做最后一件事把,朔风刀法之最终奥义之瞬斩,瞬斩一过,百丈不留人!”

只见朔风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变成了一个沧桑的中年男子,他那沾满鲜血的右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把由罡气凝练而成的深蓝色的长刀,浑身的源力罡气再次闪耀到一个最高度,脚踩着诡异的步伐,手中的蓝色刀影成千变万化的向山贼散去,用肉眼看好似一朵耀眼的蓝色花朵在绽放,其实是朔风在几个呼吸内挥砍了几千刀,在这个呼吸中朔风爆发出了他人生中最强的一招,瞬斩!也犹如招式上所说的千丈不留人,山贼们在耀眼的蓝色刀光中无声的泯灭了,连大当家的都没有抵挡得住刀圣最巅峰的一击,化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正在这时,山上的北斗学院,天山剑派,以及大荒的最强实力大荒泽中都有几个年老的存在神色凝重起来,只有他们才能在万里以外才能感受到这可怕的一击!

“是圣人!没错的一定是某位成圣的存在,可是大荒这几年来很少有圣人存在了,会是谁呢?”在大荒泽的荒殿里一个古朴的中年人喃喃道,在其他几个山门同时也有几个老古董们在谈论着,毕竟在东荒很久没有圣人出没了。

而此刻的朔风则是源力耗尽恢复了他那苍老的身躯,那身躯比以前更加的憔悴了,感觉随时都会死去一样,“好想在死之前再看看小笙,我好放心不下他。恩?小笙?我一定是老眼昏花看错了,呵呵,想不到我刀圣朔风也会死,一阵苦笑充塞心头,“爷爷!你不能死啊,我是小笙,在模糊的双眼即将闭起的那一刻他听见了孙子的哭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