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杀了她,不如毁了她

发布:2018/5/12 10:19:36

加入书架

第三章杀了她,不如毁了她

“看够了吗!”尤轻鸾似随意的一句话,却让躲在别院角落的下人们猛的哆嗦,汗毛不自觉的竖了起来。

“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这群下人们全都看到大小姐对待二小姐的手段了,各个吓破了胆。

“我这人喜欢清静,若是再有人对我这别院中事指手画脚。”尤轻鸾轻叹了口气,“我怕是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王嬷嬷出事,这么快就传到尤雪娥的耳朵里,不用想就是这群欺软怕硬的下人们所为。

下人们听闻急忙跪地求饶,他们只是尤府的奴仆,本就是见风使舵,现在尤轻鸾在上风,他们就会跪尤轻鸾。

尤轻鸾一双水眸云雾缭绕,玉手抬起指向冰潭,“二小姐不慎落水,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救出二小姐的人,父亲定赏千金。”

“是。”提到赏金,下人们一个个眼冒金星,争先恐后扑进潭里。

“小姐,二小姐那么对你,你怎么还救她呢?”落樱不解,只觉得二小姐平日里就欺负大小姐,现在好不容易报了一回仇,怎么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谁说我是在帮她?”尤轻鸾好笑的看着落樱,潇洒的躺回美人椅上。“好戏这才开始,异星突降,可不要辜负了此等良辰美景。”

落樱茫然,明明是不祥征兆,可小姐几次都说这是美景,让她摸不着头绪。

不过她从不会质疑小姐说的话,小姐幼年之时,就被当朝太傅赞有惊世之才,若不是夫人忽然离世,小姐性情大变,也不至沦落到如今这番地步。

“救,救命!”

凄惨的尖叫,吸引了落樱的注意。

尤雪娥竟然在潭水中,被众人争抢!

此刻她长发蓬散泡在水里,脸上不知何时被抓破,一条条红痕格外吓人,身体浮在水面,四肢被下人们拖拽争夺。

尤轻鸾仰望着陨星飞逝的方向,羽扇一般的长睫低敛着,遮住了幽深的眸光,红唇微启。

“九岁那年,你将我放在饿了十天的野狗群中,任我自生自灭。

十一岁那年,你将煮熟的沸水泼到我的脸上。

十二岁那年,你将我引到母亲生前所住的阁楼,然后点了一把火。

今夜,你又设计让我逃跑,安排人在府外等候,企图毁我清白。

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落樱震惊,原来这些都二小姐所为!

过去小姐只是告诉她是意外,她便没有多想。二小姐欺负小姐,但毕竟血浓于水,她以为二小姐不会狠心到要杀了小姐的。可如今看来,每一桩事,都是可以要了小姐的命!

而今日,落樱想想都后怕,要是小姐真的听了她的话逃跑,那后果不堪设想。

她握紧拳头,就要扑到水里,即便今日与二小姐同归于尽,也不能让她再找小姐麻烦。

“回来!”带着威严的气势,尤轻鸾看出了落樱的意图。

“小姐,我,我对不起你。”千言万语,不待言说,落樱去意已决。

“重赏之下定会引起一番争夺,而王嬷嬷是苏姨娘的心腹,一定会想法护尤雪娥从争夺里离开,她出来后怕被人发现,一定会从后门悄悄逃离。

而后门外埋伏着用来抓我的人,他们许久等不到我定然心急,在加上夜晚看不清模样,他们定然会将尤雪娥当做是我抓走。明天一早,尤府二小姐在青楼的消息就会布满京都城。”

尤轻鸾抬眸,对视落樱,“杀了她,不如毁了她。”

第二天,尤雪娥满身红痕,衣如碎片,被人从青楼发现。可是这件事,没有如意料般的流传出去。

“小姐昨天就不该阻拦我。”落樱已经抱怨了一个早上。

尤轻鸾摇头一笑,自顾自的摆了摆红裙衣角,对于这个结果,她并不意外。

同样的陷害,发生在她的身上,她便受尽万夫所指。可发生在了庶妹身上,便会有人替庶妹祸水东引。

她的父亲,当真是“慈爱”的很。

“孽障!滚出来!”

本就摇摇欲坠的门,一踹就倒了下来。

“老爷!”落樱下意识的护到尤轻鸾身前,迎向那迅速拍下的手掌。

啪!

这一次,巴掌依旧没有打到落樱的脸上,可这一次,硬生生的打到了拉开她之人的脸上。

“落樱,你先出去,我和父亲有事要谈。”尤轻鸾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一双眸子如雾里看花,猜不透心思。

“可是。。。你们放开我,小姐,老爷求你看在夫人的面上,放过小姐。。。”声音渐行渐远,侍卫已经将她拉走。

尤轻鸾刚要开口,就被一双干枯的手掐住了脖子。

“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尤克己阴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不及父亲分毫,父亲可以为了庶女,灭口数十条性命,女儿万不能及。”知道尤雪娥身现青楼的人都死了,这样,消息才会透不出去。

“别叫我父亲,你是谁的种都不一定了!”尤克己憎恶的看着她,这么多年了,她竟然还像野草一样死灰复燃,她竟然还没死!

不过,他就不信,即将嫁入将军府的她,还能活多久!他阴冷的开口,“两日后出嫁。”

“欺君之罪,罪及九族,父亲难道不知道?”尤轻鸾轻笑回答,只是眼底闪过寒意。

皇帝本欲庶女嫁入将军府,只不过圣旨下达要尤府之女嫁入,于是尤克己便钻了这圣旨的空子。

“将军府震怒,皇上才会知道欺君,可凭你母亲留给你的容貌,足以抚平将军府的一切怒火!”

说到“你母亲”时,尤克己掐着她的手明显用力了,那种愤怒是濒临失控的边缘。

尤轻鸾的母亲名为云凤舞,是先帝在位时最受宠爱的公主。

可身在帝王之家的公主,下场无一不是沦为政治工具。

云凤舞便是被选为和亲公主,与西陵国结盟。可没人料到,公主逃了,这一逃就是一年,再回来时,便已经有了身孕。先帝大怒,为了掩盖这一皇室耻辱,先帝匆匆将她嫁了人。

可成婚后的云凤舞,依旧是公主待遇,仗着如今太后的喜爱,大肆饲养男宠,尤克己只能一忍再忍。

直到一天,云凤舞忽然去世了。她死后,这公主府便成了尤府,尤轻鸾便成了尤克己最痛恨的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