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定情信物

发布:2018/5/17 10:00:00

加入书架

第八章定情信物

她眸光中闪烁出玩昧的笑意,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

前世,她被割舌毁容,受尽凌辱,被当做畜生一般鞭打,真要多亏了他的丈夫,将军府嫡子卢士亨。

不过可惜,她这一招借刀杀人的计策,未能奏效。

不过也好,前世的仇人若是这么容易就死了,岂不是便宜他了,她要让他屈辱的活下去,让天下人知道将军府肮脏的秘密。

醉卧红尘的香闺内,少年已被人抬出去急救。

而此刻,蜷缩在墙角,被少年鞭打的那人,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眼中的阴翳戾气,让人无法与表面清秀白净的脸庞相联系。

苍白的手猛的扯断绳子,他双肘撑着身体爬到虎椅上,眼底一片猩红似乎要吞噬一切。

尤轻鸾走到一间无人的房间换了一件女装,转瞬又愉悦了起来,毕竟卢士亨“最心爱”的男宠被杀,他该会愤怒吧。

这个龙阳好癖的男人,生平最大的乐趣就是鞭打女人,和被男人抽打。甚至要男宠假扮他,对他施刑,又或是集体的身份扮演,来满足他的欲望。

方才,那少年该是在扮演卢士亨,误以为前来抓人的官兵又是卢士亨安排来调节情趣的人,这才成了替罪羊。

不过卢士亨眼睁睁看着男宠死在面前,没有丝毫反应,也当真随了他父亲冷酷无情的性子。

将军府嫡子宠幸男人,为隐瞒这等荒谬之事,他能狠下心做的事情绝不止这一件,比如割舌,比如毁容。

忽然,一双手从背后袭来,匕首就架在她的脖颈上,尤轻鸾心抖的一惊,下意识就要反抗,却根本挣脱不了那强有力的手臂。

“别出声。”男人薄凉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

尤轻鸾被他抱在怀中,两人的脸贴的很紧,隔着银色面具,她再次看到那双沉寂的深瞳。

她的心跳的很快,四海令!居然向她“投怀送抱”了。

“大侠饶命,我只是路过的,但是我什么都看到了,你带我走吧。”尤轻鸾真诚的眨眨眼,表示自己绝对配合。

男人眸中有一抹危险的暗沉,他依旧将匕首抵在她的脖颈间,没有半分松懈,“你跟踪我?”否则,怎会一再出现在他眼前。

“其实。。。”尤轻鸾想要的从来只是四海令,可又不能直接开口,不然,以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怕是会灭口以绝四海令的消息被人得知。

心中沉重叹气,果然行走江湖总要有些绝技,她缓缓开口,“其实,我一直行走在你的身后,只差你一个回眸。”

“!!!”男人眼眸一深,冷漠看她,像是看待什么稀有物种。

“你一定要带我走。”尤轻鸾小心翼翼的呢喃。

“为什么?”男人几乎是没有思考,就问了出来,只是问完后就觉得后悔了,他不必给她一个带她离开的理由。

“因为你的生命中不能缺少一位小可爱。”

“!!!”男人的眉心跳了两下,眼底是清晰可见的薄凉。

“咳。”,忽的,体内气息被这句话一下子打乱,他咳出一口鲜血。

“大侠,你怎么呢?”感觉到身上的束缚消失,尤轻鸾回头看到男人倒在血泊里,胸口是一道极深的伤口。

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普通人早就撑不下去了,这男人竟然一声不吭支撑这么久。要不是被她的话扰乱了气息,男人绝对可以支撑到官兵离开。

“他不敲晕我,反倒自己晕了过去。”尤轻鸾扯了扯嘴角,觉得这反转有些快。

“天赐良机,我虽然不知道原因,可你前世就有意将四海令给了我。今生虽然出了些变数,可你的心意,我懂的。”

她趁着男人晕倒,两只小手牢牢的捧住他的大手,满脸真诚的胡扯,完全没有考虑到男人前世,或许只是无意间将四海令遗落,被她捡了。。。

搜出四海令,她一个翻身从窗户跳下离开。

然后,又费力的搬起石头,爬回到了楼上。

“我怎么能对暗恋我的人置之不理!”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跺脚一叹息,“前世,你若不是被我的美貌吸引,怎么会救下初次相见的囚犯,又怎么会将四海令如此重要之物,当做定情信物送于我。。。”

果然心善人美,会招惹许多的烦恼。。。

她边摇头边走向男人,眸眼中有许多无奈,指尖勾了勾发丝,缓缓说道,“前世今生,我心里都有一个人,我们是不可能的。”

说到我们两个字时,她的嗓音有些飘忽,究竟我们是指她和眼前的男人,还是她和记忆中的翩翩少年?她的眼中只是微微闪过一个身影,便再次让他尘封。

剑伤虽重却不致命,她发现在男人的心口处,竟然有一处极其微小的伤口,她眉头皱了皱,小心翼翼取出一个暗针,上面是梨花印记。

暴雨梨花针,暗卫世家的独门秘术!

她心里一惊,暗卫世家只护皇室,普通的暗卫现身江湖也会称雄一方,更何况世家的人亲自出手!

这个男人要劫走的到底是谁,竟能让皇帝动用如此大的手笔。

“定情信物?”

一丝沙哑却又冷漠的声音传来,尤轻鸾浑身一机灵,手上缠绕绷带的手一紧,扯动了男人的伤口,“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从未晕过。”男人按压胸口疼痛,淡淡说完,然后饶有兴趣的等待她的下文。

尤轻鸾:“。。。”

她似乎,中计了。

“大侠!”她猛的扑到男人怀里,颇为巧合的撞到他的伤口,接下来,痛哭流涕,“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男人。”

“!!!”男人没料她不逃反倒扑向他,看着她将眼泪鼻涕抹到他的身上,男人嫌弃的要推开她,可是她却像八爪鱼一样牢牢缠着他。

“你不要再胡言乱语了,我怎么会是你见过的第一个男人,京都的男人都消失了吗?”男人散发着怒意,他的情绪竟然被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乱。

尤轻鸾抬眸,灿烂一笑,“他们?记不得了,我只觉得你是最可爱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