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哪里怪?

发布:2018/5/16 10:00:00

加入书架

第七章哪里怪?

相较于男人的冷漠,尤轻鸾激动的竟忘记了自己正半敞衣襟,连忙拽住他的手,四海令!你终于来了!

男人脚步一顿,目光清冷的扫过她,“放手。”

银色面具遮住半张俊脸,尤轻鸾看到他沉寂的墨瞳中没有半点波澜。

她眸光闪亮,握住他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握的更紧了,“少侠,你带上面具有些怪怪的?”

男人清逸的脸上显现出一抹危险,知道他真实面貌的人,都死了。

他凉薄的吐出三个字,“哪里怪?”

尤轻鸾莞尔一笑,“怪可爱的。”

“你想清楚再回答。”男人俊美的脸上,此刻仿佛浮起了一层冰霜,狠戾残暴的四海庄主,何时被人说过可爱!

“我没有在想清楚,我在想你。”

“!!!”

“你找死?”男人眉心突兀的跳了下,宽大的手掌顿时掐在她的脖子上,然后慢慢收紧。

“呃。”尤轻鸾被男人的力度举起,脚尖逐渐离地,只觉得快要窒息,可是完全没有要晕的感觉!

前世的她便是被男人敲晕后,再醒来发现自己在安全的地方,身上出现了四海令。可是,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换了套路,改成掐人了。

她的内心现在是很崩溃的,本来打算在男人一出现时就装晕,再等着醒来直接捡四海令好了。

可是刚刚,男人忽然出现以及那古井无波的深瞳让她怔了一瞬,等反应过来已过了装晕的时机。

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在男人手中挣扎着,眼神缥缈中她似乎看到男人眸色一紧,随后她被一件衣袍裹了起来。

男人没有留下一句话,消失无踪。

尤轻鸾起身要去追他,随着波动披在肩上的衣袍滑下,风光无限,她脸色一红,与身上仅有的肚兜颜色,融为一体。

她狠狠的磨了磨牙,四海令没到手,还被。。。

将散落的里衣穿好,再换上狱卒的衣服,她朝着男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尤轻鸾走出刑部大牢,才知道这场劫狱有多惨烈,尸横遍地,火光滔天,怪不得她在牢内没发现狱卒,原来真正的战场在这里。

忽然,她被推了一下,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

“愣着干什么?黑影朝那边去了,都去追!那是刺杀皇上的犯人,追不到,咱们脑袋都得搬家!”

尤轻鸾有些郁闷,低头看着自己穿着狱卒的衣服,只能硬着头皮混在追捕的官兵中。

京都夜夜笙箫,而此刻全城戒严,人人自危,当然,除了一个地方。

尤轻鸾仰头看着牌匾上赫赫四个大字“醉卧红尘”,觉得又要扑个空。

那黑衣男子她虽只见过两面,但行踪诡异,身手了得,即便城门已关,可凭他的功夫绝对可以离开,又怎么会跑到青楼等着被抓。

“刺客肯定还没出城,每个房间都给我仔仔细细的搜!”

“是。”

尤轻鸾随着官兵搜查,可她心里已经盘算了许多,京都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南门的守卫最强,城墙也最高,本该是最难突破的地方。

然,前世京都洪涝,最为坚固的南门却忽然崩塌,皇帝大怒严查,才知道南门城墙下有一处早已被挖好的通道。

而她前世晕倒被黑衣人带到的安全地方正是城南郊外!

此刻,她必须想办法赶到那里,或许还能再见四海令一面。

忽然,有男子沉重喘息的声音传来,青楼之中,男欢女爱的声音本就无处不在,然而。。。

她嘴角轻蔑一笑,今夜的戏还真多。

玉手握住剑刃,缓缓滑过,仿佛那是珍宝,只是鲜血从掌心溢出,让人看了生疼。

她将手掌贴住门缝,任由鲜血沾满门沿,之后缓缓离开。

不到片刻,所有官兵被紧急调往一处。

“刺客门前有大量血迹,可见是受了重伤,所有人包围那处房间,量他武功再高也插翅难飞。”护军参领沉声号令。

“若刺客反抗,该如何?”尤轻鸾混在官兵中,压低嗓音问着。

“哼,杀我们那么多弟兄,若他反抗,格杀勿论!”护军参领心里暗恨,今夜布下天罗地网仍然让刺客逃跑,要是再抓不住他,不仅要丢了饭碗,恐怕连脑袋都要丢了。

“是。”尤轻鸾等的就是这句。

此刻,醉卧红尘香闺内,一名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年,正端坐虎椅之上,手中藤条一遍遍的抽打地上被绑起来的人。少年的心仿佛随着藤条的落下,升起快感,于是手中力度不断加大。

护军参领率人闯进门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大胆刺客,这里已经被重兵包围,你若是缴械投降,本将饶你个全尸。”

少年愣了半响,不过神色很快就恢复过来,“像,真像。”少年鼓着掌,推动转轮虎椅,来到护军参领身边。

护军参领见眼前之人如此嚣张,立刻拔刀怒斥,“你竟敢劫走刺杀陛下的罪犯,其罪当诛!”

少年抛了个白眼,声音细细的冷哼,“夸你是猪,你真还喘上了。得了吧,别搁我这装了,本公子今天没兴致,都散了吧。”

护军参领有一瞬间的懵,从数万御林军手中抢夺囚犯的刺客,竟然是个白面粉黛,而且神智似乎不清,死到临头也不知道胡言乱语什么。

“囚犯跑了,抓住你也是大功一件!”

护军参领拔剑刺进少年胸口,却没见少年反抗,他心里暗呼不妙,此人没有武功,不可能是刺客!

“你。啊。”少年双眼瞪大一阵骇然,那剑是真的剑,那血是真的血,他面部猛的扭曲,惊慌的说话也断断续续。

“我,将,将军。。。府。”话未说完,少年脖子一歪,咽了气。

护军参领听到将军府三个字,猛的瞪着少年,双手颤抖着松开剑柄,脸色惨白。

轮椅,白面少年,双腿残疾。将军府嫡子,常年孱弱,天生残疾,性情怪异。

“快叫大夫!”护军参领吓的瘫倒在地,脑袋上全是汗,他杀了将军府嫡子,他的下场会比刺杀皇上的刺客惨上百倍!

尤轻鸾打了个哈欠,悄悄从队伍后面离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