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背叛那个人

发布:2018/5/15 10:00:00

加入书架

第六章背叛那个人

“还记得那天我吩咐你的事情吗?去乱坟岗,将十九姨娘的尸体带回来,再带回一具男尸。

十九姨娘被鞭打昏厥,但还有微弱的气息,细心调养尚且有救。而那把火里烧成灰的不过是一具无名尸体。他们本有机会改名换姓,离开京都。

可那具男尸还是没有瞒过苏姨娘,苏姨娘派人把那相好的杀了,本以为天衣无缝,可是她没料到,十九姨娘还活着,并且用了最笨的方式,以命换命来拉她下水。”

“既然都有证据证明是苏姨娘杀的人,那刘老夫人为什么还要买通京兆府尹?”落樱还是不解。

尤轻鸾莞尔,觉得这丫头真是傻的可爱,“刚刚京兆尹为什么甩开苏姨娘递过去的银票?”

“袁大人刚正不阿。”

“刚正不阿又怎么会被刘老夫人买通?很简单,不过是刘老夫人出的价钱更高更吸引人人。刘老夫人想要掌控尤家,最大的障碍就是苏姨娘,而今天一早,她又碰巧去了衙门一趟。自古有钱能使鬼推磨,若是价钱更高的是苏姨娘,那今天被抓的可能就是别人。”

落樱听得迷迷糊糊的直挠头。

尤轻鸾苦笑,其实活的迷糊些也未尝不是好事。就如她明知苏姨娘会去找那相好的灭口,可她没有阻拦,坐视今天发生的一切。若她不知,现在也就不会痛苦。

她起身,将苏姨娘递给她的茶水泼到草丛,那片绿草瞬间枯萎,说到底,苏姨娘最忌惮的人还是她,最想灭口的也是她。

“落樱,去准备两套一样的衣服来,今晚我要出去一趟。”

是夜,乌云遮月,漆黑笼罩。

尤轻鸾身着一席黑衣斗篷,进了刑部大牢的门。

她脚步停留在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面前,语气听不出悲喜,“姨娘今日可好?我带了些吃食,特意来探望你。”

闻言,苏姨娘恶狠狠的瞪着她,一双阴森的手使劲晃着铁栏,“你害我不够,还要来羞辱我吗!”

“姨娘神机妙算,又猜对了。”她不理会苏姨娘的咒骂,打开食盒,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前世她不愿嫁入将军府,苏姨娘就诬陷害她坐牢,想要逼迫她,以代嫁来免除牢狱之灾。然而她在牢中遇到劫狱,慌乱中逃跑碰到黑衣人被打晕,醒来后发现身旁竟出现了四海令!

四海令是天下第一商——四海山庄的信物。

传闻四海山庄独立于九州诸国之外,百年来诸国争战纷乱,朝代君王更替频繁,可只有四海山庄不论世事变迁,依旧屹然不倒。

得四海令者,可向四海山庄提出一个要求。

当今世上,还没有四海山庄办不到的事情。

只怪前世,她太过偏执,又沉溺于太子虚假的温暖,轻而易举将四海令送了出去。而今生,她要将这权势牢牢的把控在自己手中。

估摸着时间将至,她缓缓收拾好食盒,等待变故发生。

可先到来的却是苏姨娘几近癫狂的阴森颤笑。

“呵呵,你和她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苏姨娘冰冷的说着,“你们都会不得好死!”

尤轻鸾一瞬间寒意骤起,她的母亲容不得任何人亵渎。

苏姨娘像是看不到此刻的状况,依旧癫狂挑衅,今日她已被判处车裂之刑,与其卑微的死去,倒不如在死前让更多人痛苦!

“你知道云凤舞是怎么死的吗?呵呵,真是可笑!她死在你的面前,你却浑然不知。”

“姨娘在牢里真是糊涂了。”尤轻鸾冷笑,母亲如何去世的她怎会不知。

苏姨娘似是在回忆,可回忆的脸上,满是狰狞。

“你还天真的以为她是从悬崖上坠下去的?呵呵,那个女人是如此耀眼的存在,她不想让你一辈子活在她光芒背后的阴影里。自知必死的她,不愿你被仇恨蒙蔽,选择了投崖。”

眸光凛冽,尤轻鸾压着怒意,强迫自己冷静,“你到底是谁。是你杀了母亲。”

“云凤舞身边有那么多人保护,区区一个我,根本下不了手。”苏姨娘冷笑,“呵呵,你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救我出去,我或许会告诉你。”

大牢外已经开始动乱,局势紧张,尤轻鸾咬牙点头,乘乱找到刑部折磨人的铁钳,将锁撬开。

苏姨娘眼里冒光,一把推开尤轻鸾就要跑走,却被她使劲拽了回来。

“说,到底是谁害了母亲?”

铁钳抵在苏姨娘脖子上,她不得不说,“好,我告诉你,是。。。”

苏姨娘在最后一刻咬了尤轻鸾一口,转身就要逃跑,可在转身的瞬间,流箭无情,从她的额头一箭穿过。

“我不会告诉你的,我不会背叛,背叛那个人。。。”

苏姨娘死的时候,面带笑意,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尤轻鸾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久久没有落下,最终,她弯腰将苏姨娘没有瞑目的眼睛合上。

苏姨娘临终前的笑,让她想起来了,很久很久以前,苏芮也是一个天真烂漫的丫头,总是跟在母亲后面,也总是为她荡起秋千。

可,这一切在母亲死后都变了。她不知道在苏芮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她一定会查清楚!

一时间,大牢外如人间地狱,银色的光影闪烁,红色的鲜血流淌。

尤轻鸾挣扎着站起,目光坚毅。

现在,她要做的是,制造偶遇!

按照前世的路线,她四下注意有无黑衣人的踪迹。

然而,她都冒着生命危险在大牢里转了三圈了,黑衣人,你怎么还不出现?

就在尤轻鸾忧愁的时候,忽然身后有脚步声走来,她满怀期待的转身,却迎上了一柄锋利的砍刀。

来不及躲开,她侧身手臂被划伤。

狱卒甲:“快来人,刺客在这里!”

尤轻鸾:“。。。”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明白过来了,为了不引起注意,她特意穿了一身黑衣斗篷,所以现在,她成了刺客?

尴尬了。

她以手中火钳为武器,将那狱卒打倒,眼看着周边暂无人,急忙将身上的黑衣斗篷和狱卒的衣服换过来。

可就在她脱得只剩单薄的里衣时,悄无声息,一个黑衣男子从她身后走来,并且无视了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