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她终究,回不去了

发布:2018/5/14 10:00:00

加入书架

第五章她终究,回不去了

“大小姐找我来,莫不是有了解决的办法?”苏姨娘不愧是个精明的人,转瞬就明白了尤轻鸾的用意。

尤轻鸾再走近一步,贴到苏姨娘耳边,字字诛心,“姨娘为尤府操劳多年,该得的可小心被人抢走。毕竟,若是父亲出了意外,咱们都得披麻戴孝,为父亲守孝三年。”

“你,你竟敢。”

一把握住苏姨娘微微发抖的手,尤轻鸾眸光凛冽,“真幸运,姨娘的锦绣前程,可以握在自己手中。记住,尤府只有独子,孰轻孰重,姨娘应该比我更清楚。”

苏姨娘的心砰砰的跳着,这个主意她不是没想过,只是苦于没有时机!

尤轻鸾觉得很累,透不过气来,最后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听说十九姨娘入府前有个青梅竹马,若是他知道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青梅,凄惨的死在鞭子下,会不会一时愤恨,起了。。。”

杀心!

前世尤克己便是折磨死了十九姨娘,之后被这竹马所杀。只不过前世,这主意是苏姨娘自己想到的。

苏姨娘很快就离开了,而尤轻鸾吩咐了落樱几句,便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内。

这一晚的风离奇的大,大到将男人的嚎叫与烈风的呼啸融为一体。

尤克己是被人用鞭子一鞭一鞭打死的,浑身没有一块完好地方。

再之后,尤府起了一把火,两具尸体化为灰烬。

尤轻鸾看到大火时,起身在风里站了一夜。

她终究,回不去了。

尤克己迫害的女子无数,他死了只会让世间少了几缕冤魂。可是人间是非黑白,又岂是她能说的明白的,她这双手一旦开始沾染鲜血,恐怕就再难停下。

烈风中混杂着火星,她嘴角苦笑,这样的她,那个如稀世白玉一般的男子,该是会厌恶的。

不久,尤克己大丧。

尤家子女要为父亲守孝三年,将军府忌讳白事,自然也就没了婚事。

苏姨娘带着尤民礼在灵堂前接待客人,俨然一副未来家主的模样。

尤轻鸾独自坐在角落,把玩着苏姨娘递来的茶水,含笑不语。

她发现自己自重生以来,就越发的喜欢看戏了。

“我的儿啊,我苦命的儿子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果然尤府的人都很能唱戏,尤轻鸾慵懒的靠在椅背上,静静的看着刘老夫人半响就挤出了满地眼泪。

尤克己是庶出,寄养在刘老夫人这位嫡母名下。而刘老夫人对尤克己要求严格几近苛刻,未成为驸马前,尤克己不敢反抗嫡母,可一朝得势他就越发放纵,最后在云凤舞去世后,将刘老夫人“请”回了祖宅。

此番刘老夫子得知尤克己死了,不顾一把老骨头,急忙回到京都,外人都说刘老夫人是为了尤克己留下的财产,可尤轻鸾总觉得刘老夫人另有所图,又或许她真的就是为了吊唁继子?

“祖母千万保重身体,尤家人丁单薄,孙儿年幼,还要指望祖母撑起尤家。”

尤民礼恭敬的说着背好的词。尤克己只有他一个儿子,尤家家主自然会落到他的身上,说什么祖母撑家,不过都是彰显他有孝道罢了。

刘老夫人感动的涕泪横行,一下就跪倒在灵堂前,“尤家列祖列宗在上,老朽虽年迈,可尤家有难,老朽即便是拖着半截入土的身子,也要撑起家主的责任。”

苏姨娘猛的一震,她一早教尤民礼背的话,不过都是拉拢人心的客套话,这老太婆怎么顺势就爬上去了!

可偏偏是他们主动让刘老夫人撑家的,骑虎难下,她也顾不得礼仪了,上前就要将刘老夫人拖走。

只是人还未走到,不速之客就来了。

“将苏芮拿下!”

灵堂前一片惊呼,面面相觑。

苏姨娘心下一紧,可想到那件事她做的天衣无缝,于是镇定自若的迎上京兆尹那张黑脸。

“老爷生前就常说要去拜访袁大人,没想到礼物都备好了,可老爷却。。。”苏姨娘掩面擦了擦眼泪,“老爷虽然走了,可他生前备下的东西,妾身一定要给大人送去。”

袁泰刚毅的脸没有任何变化,将苏姨娘暗下递来的银票一把甩开,“犯人苏芮指使他人,杀害朝廷命官,人赃俱获,带走!”

苏姨娘来不及反应,就被衙役架起带走。

“慢着!”

袁泰回头,看到刘老夫人鸠杖触地一震,不经眉头皱了皱。

“我儿死的不明不白,大人既说是苏芮害的我儿,不妨现在拿出证据,要不然我老骨头就算拼命,也不能让你在我儿灵堂前带走他的妾室。”刘老夫人虽年迈,可这声音却依旧雄浑。

袁泰注视着刘老夫人半响,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招手示意,“把证据带上来。”

片刻,一具尸体,一纸血书,灵堂前的来客伸着脑袋去读血书上的字迹,落樱也欲上前,被尤轻鸾拦住了。

“不可能,不可能!”苏姨娘腿一软,踉跄后退两步,脸色煞白,“十九姨娘早就死了,怎么可能写血书说我指使她杀人。”

“今天一早,尤府十九姨娘来衙门自首,状告苏芮花钱买凶,暗中将尤克己迷晕,放她入府杀人。她自知罪孽深重,已经咬舌自尽了。”

苏姨娘如遭雷击,脱口而出,“不可能!杀了尤克己的不是她,是那相好的!”

轰!

苏姨娘脑袋一蒙,瞪大眼睛说不出话,她上当了,根本就没有十九姨娘这回事,也没有血书,都是用来套她话的陷阱!

“呵呵,看来你是很清楚尤克己的死因了!”袁泰冷哼一声,“尤府十九姨娘已经招供,苏芮嫌疑最大,带走。”

一场白事揭发了一场血案,所有的人都走后,落樱小心翼翼的问着尤轻鸾,“小姐,十九姨娘不是已经被你救活了吗?”

她其实有很多疑问,比如小姐怎么会了医术,比如小姐怎么会了武功,又比如小姐怎么会知道刘老夫人买通了京兆府尹?

幽深的眸子里看不清楚寓意,尤轻鸾缓缓开口。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