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一定要尤轻鸾好看!

发布:2018/5/19 10:00:00

加入书架

第十章一定要尤轻鸾好看!

“大小姐,老夫人请你到正堂一趟。”苏姨娘走后,王嬷嬷立刻投靠了刘老夫人,眼下正是老夫人眼前的红人。

“嗯。”尤轻鸾豪不在意,随口应了声,“吃完饭就去。”

“老夫人,尤府上下所有人,还有族长可都在正堂等着大小姐呢?”王嬷嬷抬高音调,故意走过去将桌上的饭菜扔到地上,上次落水的账,她还没算了!

落樱站起来就要和王嬷嬷理论,被尤轻鸾拦住了,她淡淡一笑,完全不理会王嬷嬷,又去盛了碗。

“你!”王嬷嬷本是胜券在握,只要尤轻鸾与她对峙,她便能用老夫人压她一截,可是眼前的人压根不理她,让她有火无处发。

看着尤轻鸾慢悠悠的吃着,王嬷嬷一怒,再次将桌上碗碟摔碎,之后尤轻鸾又是毫不在意,继续盛碗新的。

如此反复十数次,王嬷嬷看着尤轻鸾不吃完就是不肯走的样子,心里一通火气。

该死的,尤府就算老爷姨娘都没了,还有老夫人、二小姐和少爷在,跟她面前摆架子,她算个什么东西!

“吃饱了,落樱陪我去花园溜溜食。”

尤轻鸾缓缓起身,朝外面走去,却是对着身后的王嬷嬷说道,“我这人做事讲究有始有终,若是逛着花园被闲杂人等打断,怕是要从头再转上几圈。”

王嬷嬷眼里冒着阴险的凶光,将这次的羞辱和上次的落水都记在心里,发誓到了老夫人面前,一定要尤轻鸾好看!

三炷香时间后,王嬷嬷拖着累的半残的身体,终于来到正堂。

她狠狠瞪着尤轻鸾,因为就在不久前,尤轻鸾借着喂鱼的由头,将她引到池塘,又将她推下水!

她面上全是报复的狠辣,她要在全族面前,让尤轻鸾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尤轻鸾没给她这个机会,到了刘老夫人和族长的面前,王嬷嬷还没来得及开口,尤轻鸾就扑通一声,跪倒抱住了族长的大腿。

“拜见祖母,拜见族长,求祖母族长为轻鸾做主。”

族长这会正等的不耐烦了,这一通怨气还没发出去,就被尤轻鸾的这一抱大腿给抱愣了,迷糊中问道,“做什么主?”

尤轻鸾精致的脸满是委屈,她哽咽道,“轻鸾自幼丧母,慈父又被奸人所害,尤家屡遭噩耗,轻鸾自知要放低身段谨言慎行,可是不想这样却被奴才作践,轻鸾实在。。。”

尤轻鸾低头拂袖将洋葱水滴到眼上,抬眸时眼中已是通红,泪水顺势而下,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怜惜。

“你是尤府嫡小姐,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欺负你!”族长沉声怒斥。

“轻鸾昨夜为父亲母亲祈福一夜未眠,今晨腹饿难耐,想在厨房寻些吃食。可到时,却发现王嬷嬷独自在厨房偷吃,轻鸾要与她理论,她却发火将厨房砸了个遍,还说,说。。。”

尤轻鸾话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眼神有意无意撇过刘老夫人,明显是害怕的样子。

“说什么呢!”族长将她的眼中对刘老夫人的惧怕全部看在眼里。

“轻鸾不敢说。”

“说!有我在,有整个尤氏家族为你撑腰!”族长瞪了一眼王嬷嬷,让王嬷嬷把要辩驳的话吞了回去。

尤轻鸾犹豫了会,似是下定决心,弱弱的说着。

“王嬷嬷说,尤府死了夫人,死了老爷,男丁又单薄,这尤府迟早是老夫人娘家的财产。她是老夫人最信任的人,这尤府老夫人如果是大当家,她就是二当家的,届时不让尤家子孙饿死,就是厚待尤氏了。”

这话说的声音很低,可字字诛心,人丁单薄是族长的心头刺,尤克己这一脉晚辈只剩一个男丁,而刘老夫人娘家香火可是旺得很!保不齐,刘老夫人就想趁机为娘家夺权夺财!

“混账东西!”族长气的当即拍桌而起,眼神愤怒的在王嬷嬷和刘老夫人间徘徊。

“你,你胡说”王嬷嬷完全懵了,她吓的双腿直打哆嗦,一股脑的只知道求饶,“族长,我没有。”

“大家要是不信,去后厨看看便知!”尤轻鸾立刻说着。

族长示意,不一会小厮回来报告,“回族长,如大小姐所言,后厨全是被砸的碗碟饭菜。”

啪!

族长一巴掌打到王嬷嬷脸上,一个下人竟敢爬到主子头上!还想残害尤家的子孙!

“是不是你不让大小姐吃饭,还砸了厨房!”

“是,是我砸的,但是。”王嬷嬷一阵耳鸣,已经不知道如何辩解了。

她想不明白,明明都是尤轻鸾的过错,到头来怎么被指责的人反倒是她?她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磕头解释。

“老奴冤枉啊,是大小姐欺辱老奴,老奴奉命去请大小姐过来,但是大小姐一直推脱,老奴,老奴一时心急才,才不小心。。。”

王嬷嬷觉得不能在这件事上纠结,她需要另一件证明尤轻鸾过失的事情,只要让族长看清尤轻鸾的真面目,相信族长也会明白这件事也是尤轻鸾在说谎。

“族长,是大小姐,是她设计害我,刚刚在花园,大小姐。。。她就故意把我推到池塘里。”

“王嬷嬷,我为什么要害你呢?”

“当然是报复我平日里欺辱你们别院。”王嬷嬷脱口而出。

过去,尤轻鸾在尤府的地位连下人都不如,这是公开的秘密,可谁也没曾将事情捅开来讲,如今被王嬷嬷这么说出来,一时面面相觑。

“下人骑到主子头上了,尤克己就是这么管尤府的!”

族长对尤轻鸾的事情也有耳闻,尤氏家族支脉众多,哪个府上不受宠的小姐受点委屈,那是家事族内自然不会管。

可这事要是拿到台面上来将,就不是家事这么简单的了。

尊卑嫡庶,礼仪等级,是祖辈留下来的铁律,他身为族长,必须要维护家族秩序!

“你推我下水,都是你,你设计还害我!”王嬷嬷还没感受到周围完全变了的气氛,一股脑的指责尤轻鸾。

“此事我本想帮嬷嬷隐瞒,可嬷嬷也不能无休止的冤枉我。”尤轻鸾星眸低垂,眼泪看着就要滴落,让人心疼,“轻鸾一路被嬷嬷欺压,推落到水,为了吹干衣物才不得不来晚了,而嬷嬷衣着整齐,何来落水一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