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十二章 你病得不轻啊

发布:2018/3/12 14:15:20

加入书架

“奴婢知错了,奴婢治罪,老夫人饶命啊,小姐,小姐你救救奴婢,你救救奴婢啊……”

小蝶的一声声哀嚎由近及远,尽管已经拖远,仍是能听得清楚。

老夫人蹙眉,看了身边的锦嬷嬷一眼。锦嬷嬷会意,几步走到门口,掀开帘子便是一声呵斥。

“都干什么吃的?不知道堵住她的嘴吗?”

拖着小蝶的其中一个嬷嬷闻言诚惶诚恐,连忙从怀中取出帕子,直接塞进小蝶的口中。

小蝶还想喊,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神情顿时变得绝望。

老夫人脸色始终沉着,颜依柔不敢再求情,看向颜秋的目光寒光闪烁,那模样简直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这个庶出的贱人,一天之内害得母亲禁足,还害得她失去了小蝶这一个心腹,该死!真该死!

颜秋眨了眨眼,装作没有看见颜依柔的眼神,端起搁在旁边小几上的茶盏,抿了口茶水,便听老夫人说道:“明日顾老夫人五十大寿,顾家举办寿宴,你们随我一起去。”

“祖母,母亲不去吗?”颜依柔愣了下,急急的问道。

她等这个宴会很多天了,为了和萧铭见面。可是如果领她们去的是祖母,而不是母亲的话,没有母亲打掩护的她又该如何偷偷的找机会和萧铭见面?祖母是不会同意她和萧铭见面的,这该如何是好?

“你母亲身子不适,要静养三天,便不去了。此次由祖母带你们去,柔丫头不乐意?”老夫人不悦的看向颜依柔。

“祖母说笑了,柔儿怎么会不乐意。”颜依柔尴尬的笑了笑,手心里都是汗。

颜秋垂下眼帘,看着茶盏中水面波澜的茶水,不动声色的哂然一笑。

明明是被禁足的,却说是身子不适,需要静养三天,老夫人这说话的艺术果然是登峰造极。

正说着话,颜岿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面色沉沉的看了颜依柔一眼,看向老夫人:“母亲,外面谣传萧家看不上秋儿的身份,退了秋儿的婚,转而定下了依柔的婚约。现下整个京城都传遍了,这该如何是好?”

老夫人蹙眉,看了颜依柔一眼,挥手道:“你们都散了吧。”

“是,祖母。”颜秋,颜依柔和颜嘉瑜同时站起来,行礼后便退了出去。

走出南鹤园的大门,颜依柔看了走在前头的颜秋一眼,心中愤忿。

如果不是这个奴才生的奴才秧子,母亲也不会被禁足,明日见萧铭的计划也不会被打乱,都是她!

“大姐姐好算计啊!”颜依柔终究忍不下这口气,冲着颜秋喊道。

颜秋脚步一顿,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颜依柔:“二妹妹此话何意?”

“我说这几天大姐姐怎么蹦跶得这么欢快,原来是见不得我和铭哥哥好啊……”颜依柔走到颜秋的面前,眼眶泛红的指责,余光偷偷看向旁边,见周围的丫环看过来,眼中更是直接蓄起了泪水。

颜秋挑眉,看着颜依柔自导自演,上上下下好几眼,随后摇着头笑了。

这个颜依柔脑子有病吧?她一个能主动退婚,把萧铭让出去的人会见不得他们好?呵呵……

“二妹妹,你病得不轻啊!有病呢,要去治,拖久了就成大病了,那可就不好了……”颜秋抬手拍了拍颜依柔的肩膀,转身施施然离去。

她没有兴趣跟一个脑子有病的女人闲扯淡。

“你!”颜依柔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气闷在了心口,进不去出不来的,憋得她难受得很,火气也越来越大。

观看了一场好戏,颜嘉瑜笑容满面的走到颜依柔的身边,目光落在了颜秋的背影上:“二姐姐,大姐姐说得对,有病呢要去治,万一拖成大病,治不好怎么办?”

说完,看了眼颜依柔难看的脸色,微笑着离开。

“颜嘉瑜,你有什么可得意的?就算我母亲被禁足了又如何?像柳姨娘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妾室,就算用尽一生的努力,也不可能参加任何宴会!”颜依柔气得大喊。

颜嘉瑜脚步一顿,转头阴恻恻的看向颜依柔,惊得颜依柔连退了两步。

颜嘉瑜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眼神?

颜依柔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向颜嘉瑜的时候发现她眼神温和,完全没有方才看到的阴狠,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二姐姐这是怎么了?”颜嘉瑜轻笑一声,“二姐姐,纵然姨娘上不得台面,但好歹也是父亲的女人,妄议姨娘就等于妄议父亲,这于礼不合,二姐姐还是注意些的好。二姐姐慢走,嘉瑜先走一步了。”

颜依柔看着颜嘉瑜离去的方向,气得咬牙,一甩袖,气呼呼的往依水阁走。

等到外面的动静完全消散,老夫人才转头看了锦嬷嬷一眼,锦嬷嬷带头领着屋里头的丫环们退了出去。

“怎么回事?”老夫人面色凝重。

“今天上早朝的时候,有同僚问起此事,我也知道京城里有这么一个谣言。”颜岿脸色极差,“萧大人的脸色很难看,应该也是才知道这个谣言……”

“如此说来,这个谣言不是萧家散布出来的了。”老夫人若有所思,“知道我们两家定亲的人寥寥无几,知道换亲的人更是只有我们两家,如果不是从萧家传出去的,那就是从我们家传出去的。看来,我们家该清一清了……”

颜岿的脸色一片铁青:“秋儿不会跟自己的名声过不去。”

搜查那晚的事他从头到尾想过了一遍,大约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一边暗恼辛氏的恶毒行径,一边十分欣赏自家这个庶长女儿的聪慧。

这么聪明的颜秋,又怎么会拿自家的名声开玩笑?要知道,在东恒国,女儿家的名声可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命可以没了,名声却不能毁!

“我相信秋丫头。”老夫人点头,看向自家儿子。

老夫人能想到的,颜岿自然也想到了,面色更差了,转身就走,连行礼都顾不上了。

当时在场的颜家人也就只有四个,不是颜秋,不是老夫人,便只有辛氏和颜依柔母女二人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Copyright © 2015 1hua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1号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